Skip to main content

Episode 77

蕭文乾:拿存款三分之一來拚政黨票,堅持30年,只想為台灣孩子畫一條學英文起跑線的教育家

台灣英語教育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幾乎每個孩子學英文都學得那麼痛苦?

其實英語學不好的不只是台灣,連身為母語者的美國人都為其所擾了好幾百年!

而這背後的原因,以及解決的方法,都在近幾十年找到了答案。

今天的《不正常人類研究所》來了一位超級不正常的來賓:

同時身兼多職,現任臺灣雙母語研究學會理事長、臺灣雙母語學墊創辦人,以及臺灣雙語無法黨黨主席的蕭文乾博士。

因為女兒現在三歲半了,我迫不及待想要讓她學英文,就開始廢寢忘食地找了各種研究資料,想要破解「語言學習」這件事情。

我希望她不用經歷我小時候學英文的痛苦,或是走一堆莫名的冤枉路。

所以真的很幸運能夠邀請到英語學習這個領域的專家,蕭文乾博士,來跟我們現身說法,解釋為什麼「英語學不好」不只是台灣人的問題。

他也分享我們需要掌握哪些關鍵,才能讓孩子的英語基礎打得扎實,輕易成為雙語人士,在國際的舞台上自在地發光發熱。

身兼多職的蕭文乾博士

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

英語是個有 bug 的應用程式

大家知道嗎?學英語不是只有台灣遇到困難,連母語者美國人都覺得困難重重。

蕭博士說,這是源於英語本身的設計。

這背後有很複雜的語言演化史,但簡單來說,英語就是個不正常的語言。

蕭博士將英語比喻成是一個充滿 bug 的應用程式,而且全世界都在下載。

那英語的 bug 是什麼?

大多語言都是以聲音和文字兩個部分所組成,而一般而言,特定的文字,可以對應到特定的聲音,呈現一對一的關係。

一對一的關係不會出錯,不過一對多的時候就會開始出現各種疑難雜症。

而英語就是擁有這個「聲音與文字對不起來」的詛咒。

因此,這個有問題的應用程式,被全球各地不同國家的作業系統下載之後,又會出現各式各樣的問題。

所以日本人學英文、台灣人學英文,和美國人學英文,需要的「掃毒軟體」雖然大同小異,但是又需要依照該地的語言文化客製化地調整。

所以這種「掃毒軟體」出現了嗎?

蕭文乾博士說:出現了,而且是由美國的腦神經科學家發現的。

「臺灣雙語無法黨的唯一訴求,就是希望臺灣政府能把 SoR 寫進下一屆的英文課綱,透過國家的力量,造福子子孫孫、消弭城鄉差距。」

-蕭文乾博士

美國的掃毒軟體:SoR

SoR 的全名叫做 Science of Reading,閱讀的科學。

蕭博士強調:SoR 不是一個教學法,而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與學習的概念。

SoR 由五大支柱所組成,蕭博士為我們一一介紹,並且解釋為何第一步是他最關注的地方。

第一支柱:音素覺察 Phonemic Awareness,簡稱 PA。

蕭博士說,這是最常被忽略的一大支柱。

大家都知道英語有 26 個字母,但是很少人知道英語有 44 種不同的聲音(音素)。

你知道嗎?我們大腦閱讀的方式,其實都需要經過聽說才能達成。

當孩子無法清楚辨認聲音之間的差異時,連聽說能力都沒有練好時,閱讀能力要順利構成,其實都會遭遇到很多瓶頸。

第二支柱:自然發音 Phonics。

這是現在大家很熟悉的,108 英文課綱裡面的內容,是很重要的環節。

不過蕭博士說,在沒有建立好音素覺察的能力之前,如果直接跳到這個階段,這部分的學習很可能會徒勞無功。

第三支柱:流暢準確 Fluency。

讓孩子練習閱讀和朗讀出來的流暢度,培養他們口說的能力與閱讀的習慣,並且逐步往理解文章段落靠近。

第四支柱:單字識別 Vocabulary。

孩子能夠識別不同的語素(morpheme),例如字詞、字根、詞綴等等。

蕭文乾博士說,目前台灣大部分的教育很常會要求孩子在一開始,就直接跳到單字識別這個地方,不外乎是叫他們當超人,從一樓跳到四樓。

第五支柱:文意理解 Comprehension。

基本上,能夠完全掌握這個支柱時,孩子已經是獨立的閱讀者了。

但是在打其他支柱基礎的同時,也應當把文意理解融入,才能引導孩子順利達到這個目標。

Science of Reading蕭文乾博士的台灣客製化掃毒系統

對蕭博士來說,台灣目前最被忽略,但又極為關鍵的支柱,就是 PA。

由於英語存在著台灣小孩不熟悉的聲音,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其實經常在聽的第一步,小孩就已經分不出來聲音之間的差別,更不用說之後自己要說的時候了。

針對這項問題,蕭博士利用台灣現有的注音符號系統,去做改良,發明了英語 44 個聲音,與注音符號的對應表。

這讓台灣孩子可以用現有的同個系統,一次學兩個語言。

蕭博士說,台灣切勿妄自菲薄,台灣其實是學語言得天獨厚的地方。

台灣除了對各個文化語言的包容度很高之外,我們還不像美國天缺注音符號,而是本身就具有這項全球獨一無二的利器。

透過他的方法,孩子要成為運用自如的雙母語人士,絕對不是遠在天邊的夢想,而是觸手可及的現實。

雙語是一生的志業

推廣雙語的這條路,蕭文乾博士一走就是三十年。

如賈伯斯的名句,「把點連在一起」(connect the dots),蕭博士說他生命中的種種經歷,似乎都是幫助他成為教育家的養份。

而他也會繼續堅持走下去,直到自己離世那一天。

創建臺灣雙語無法黨,不是為了進入政界,而是希望自己的系統能夠走入政策,成為教育制度的一部分,幫助全台灣的孩子。

只要這項任務達成,這個政黨就會自動解散。

蕭博士好似開玩笑,卻也是相當認真地說,2024 年的全國選舉,家長兩人,一人可以衛國,一人可以保家。

政黨票一票投給支持的政黨,另一票,可以投給臺灣雙語無法黨,讓蕭博士的系統能夠被更多人看見。

他希望台灣的孩子能夠擁有一個公平,甚至超前他國的,學習英文的起跑線。

完整的訪談不只有蕭博士對於他的教學系統更加詳細的解說,還有他個人特殊的成長經歷,以及讓他決心投入志業的生命故事。

真的相當動人,絕對不要錯過。

以下平台可收聽、收看:

相關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