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31

龔建嘉:從享受田園生活的獸醫到創辦鮮乳坊,他踏上翻轉酪農產業的英雄之路

和阿嘉是兩年前在墾丁潛水認識的。當時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天南地北地閒聊,那時候就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像漫畫人物啊。有些只有動漫主角才說得出來的台詞,他竟然說得這麼順口。那天我們聊到深夜,要不是隔天早上還有潛水行程,不然可能會聊到天亮。兩年過後,他不但成了十大傑出青年,還將鮮乳坊經營成了一間年營收超過 4 億的公司,他到底怎麼辦到的?

阿嘉是我認識的人裡面最像魯夫的人。

善良,有同情心,極富正義感,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還有那股一不小心就會自燃的熱血。

這樣的個性從他退伍之後做的一件事情可以看出來。

他和兩位好友,組成了「肥肉青年環島志工服務種子團」,一邊騎腳踏車環島,一邊到偏鄉去提供獸醫和法律的專業諮詢。

他自己是獸醫(vet),他的好友雷皓明是律師(law),兩個身分用英文合在一起念,就成了肥肉(vetlaw)。

他們出發前還在草創時期的 flyingV 發起募資,文案是這樣寫的:

甚麼是夢想?
二十幾年來,為了父母為了社會期待,
職業和執照都拿到了,
學歷和資歷都拿到了,
接下來踏入職場的轉捩點,
是要用自己所學的賺大錢?
還是用自己所學的東西為社會做點什麼 換得幾抹大大的微笑?
我們幾個在都市長大的臭小孩,在資源充沛的台北,
醫療衛生、資訊流通、人文藝術、工商服務等等服務都不虞匱乏,
但是台灣是個城鄉資源差距很大的地方,
山區、部落、東部幾乎都沒有辦法接觸到便利的服務,
我們平日享受的便利及資源,對一些偏鄉地區的人而言卻是遙不可及,
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
我們要用自己的所學,來縮小一點點台灣的城鄉差距,
那怕只有一公分也好。

他們真的花了一個月環島了一圈,最遠還去了蘭嶼。

由兩位後勤夥伴幫忙聯絡,去了幾十個大小鄉鎮,提供動物結紮、法律諮詢等專業服務。這趟旅程也在阿嘉心裡埋下了改變世界的種子。

到學校和小朋友分享故事


……不知道他們想說什麼是害人害己

效法電影《永不放棄》,他單挑整個國防部

而讓他覺得自己甚麼事都辦得到的,是他在軍中推動的一件事情:「拯救除役軍犬大計畫」

當兵時,阿嘉因為有獸醫的執照,所以理所當然的被分配去軍犬組,工作就是照顧這些軍犬。而他負責照顧的,是一隻已經退役的德國狼犬 Candy,一個好脾氣的女孩。

在照顧的過程中,他發現一些很不合理的事情。

因為經費不足,不但犬舍的環境極差,犬隻只能在潮濕陰暗的環境裡皮膚潰瘍,生病的犬隻有時還必須要阿兵哥自掏腰包就醫。

最荒謬而令人無法置信的是,這些狗要一輩子住這軍營等死,無法被民眾認養、安享晚年,即使牠們已經盡了牠們的職責,光榮退役。

「因為這是軍中的財產,就像一支槍一樣。」

阿嘉看著漸漸失去活力的 Candy,決定為牠放手一搏,去挑戰社會最封閉、僵化的一個組織:國軍。

阿嘉和 Candy

只要我想做到,沒有什麼能阻擋我

他向上級一再反應,得到的只是敷衍的冷處理;他用休假的時間,整理了他蒐集的國外資料,做了整整 40 頁的《除役軍犬認養計畫》,自掏腰包印了好幾份,送到長官桌上,終於獲得長官一對一面談的機會。

結果長官竟然放他鴿子,因為他過幾天就要退伍了。

阿嘉怒了,他不信小蝦米無法擊敗大鯨魚。他打了那個一再被要求不能打的禁忌號碼:1985,但是獲得的卻是一連串敷衍和推責的回應。

他不放棄,到處找方法,最後關懷生命協會幫她連絡上蕭美琴立委,在了解事情原委後,蕭立委願意為軍犬發聲。

終於,阿嘉在電視上看到了蕭立委在國會質詢國防部長,部長終於承諾會開始改進。

於是歷時超過一年,蕭美琴立委推動修法並通過決議,開放軍犬認養,這是臺灣史上首度軍犬開放民間認養。

但滿懷喜悅的阿嘉,卻再也等不到和 Candy 相聚的那一天。牠在法律通過後不久,到天上去做天使了。

永不放棄電影觀後感,以及我想救出軍犬的故事。

『你註定要做一件只有你能做的事情。』

-龔建嘉

他退伍之後,奔波於全台充滿屎尿和泥巴的牧場,幫數百隻牛隻做直腸觸診、接生、 開刀,過著「每天把整隻手插進牛的肛門裡」的生活。

也是這樣,他和很多牧場老闆建立起了革命情感,每次看診完,他總會坐下來和酪農喝杯茶,像家人一樣聊天打屁,聽了這個產業許多不合理的現況。

本來只想過著與世無爭的田園生活,但他急公好義的個性,根本不可能讓他閒得住。

這時候,改變他人生軌跡的一件大事發生了:2014 頂新假油事件爆發。

那時全台民怨沸騰,開始抵制味全的所有產品。當然,「林鳳營」這個牛奶界的明星品牌首當其衝。

民眾不但發起了拒買的運動,甚至還有人到好市多去買了一整車的林鳳營牛奶,倒掉之後再退貨。

但全台的酪農們是無辜的,他們背著汙名,又眼睜睜的看到自己辛苦的結晶被倒在水溝裡,痛苦不已,阿嘉看在眼裡感同身受。

捨我其誰?更待何時?

於是他展開了另一場範圍更大、影響更深遠的白色革命。

他先在 flyingV 上面發起了《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募資案,向大家宣布,他要成立鮮乳坊。

他詳述了台灣乳品行業的現況,以及在食安風暴中酪農遇到的困境。最後他提出了自己的解法,他希望協助小農成立自有品牌,將成分無調整、高品質的鮮乳透過網路販售的方式,交到顧客的手中。

這個案子在短時間內就達標,將近五千人響應,最後募到了六百萬的資金,成為鮮乳坊的第一筆創業基金。

雖然打響了漂亮的第一槍,但是眾多挑戰還在後頭。要革命,就一定會面臨舊有勢力的反撲。

一開始是大型業者施壓,被同業冷嘲熱諷,甚至到後來有些酪農夥伴也開始不那麼支持他,讓他有時還是會感嘆,幹嘛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但他真的就跟魯夫一樣,組了一個雷自五湖四海的年輕團隊,每個在各自的領域都是佼佼者。於是他們互相支持,打下了一場又一場的勝仗。

先打進全家

先打進全家


再攻進家樂福

他們先攻入全家,建立自己的曝光度,後來更和家樂福有緊密的合作,不但成功上架,還定期為他們的店長培訓,讓他們知道鮮乳坊的理念。

目前鮮乳坊已經成為一間年營收五億的公司,更是《臺北米其林指南》的唯一乳品合作夥伴,阿嘉本人還獲選成為 2018 年的第 56 屆十大傑出青年。

魯夫還在成為海賊王的路上,我相信阿嘉的熱血故事也是連載上演中,值得我們一起來持續追下去。

以下平台可收聽、收看:

相關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