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Episode 76

郝明義:大塊文化董事長,修修心目中的白鬍子船長,寫給台灣的一封家書:《臺灣的未來在海洋》

在郝明義先生眼中,二〇二四年是另一個新變動時代的開始,透過他最新的著作,他希望能和讀者一起「穿透選舉的迷霧,看清房間裡的大象,接受海洋的啟示」。

 

大家都知道我很愛《海賊王》,常把自己比作魯夫,而今天來到《不正常人類研究所》的來賓,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鬍子,我的偶像船長,郝明義先生。

在韓國釜山市出生,籍貫山東牟平縣的郝明義先生,十八歲才第一次來台灣,但早在那之前,就已經將這片土地視為他的家鄉。

這集節目郝先生和我們分享他的成長經歷,他如何走入自己曾經排斥的出版業,並且將它發揚光大,談創意、談閱讀、談生命,以及他 2023 年才剛推出的新書,《臺灣的未來在海洋:探索新時代的挑戰與希望》。

韓國冬日童年記憶

郝先生回顧韓國的童年,分享他在小三時因為要交日記,找到了自己對於寫作的樂趣。在同學或許視為麻煩的作業裡頭,郝先生發現了表達自己想法的管道,這項技能日後也成為他開啟人生各大篇章的關鍵。

理性與感性兼具的郝先生,認為自己自幼對於三角幾何的熱愛,奠基了前者推理邏輯的訓練,而兒時對於武俠小說的痴迷,則孕育了後者,深植骨子裡的浪漫。他對於兩者之間的掌握如魚得水,讓他之後的著作讀來不只資訊豐富,更是趣味滿滿,且情感深厚。

而可能是自小就在韓國聽聞台灣「自由中國」的名號,對於這塊土地有一種無以言說的嚮往,身為華僑的郝明義先生,在準備大學的時候,便毅然決然決定隻身到台灣求學,踏上人生第一場冒險。

「台灣確實如我所盼,也超出我期盼的一切,承載了我,豐富了我。台灣是個美好之地。我也一直希望自己有所回報。」

-郝明義

回到台灣,陌生又親近的家鄉

患有小兒麻痺的郝明義先生行動不便,但當初選擇來台灣時,也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可能會帶來的不便或阻礙。郝先生說或許這是由於一種天真傻氣,又或許是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信念,後來除了「上廁所」這個難題之外,也沒遇到什麼大困難。

講到上廁所這件事,郝先生說五十年前的台灣,坐式馬桶並不普遍,而蹲式馬桶對他來說使用上又極為不便。他笑說剛開始因為害怕需要上廁所,甚至開始不敢吃東西。

回想這段過去,郝先生是用「趣事」的方式和我們歡笑地分享,但想必是行動自如的我們無法完全理解的,每日都要克服的艱難挑戰。不過我想,也是郝明義先生這種樂觀快活的心態,還有越挫越勇的韌性,才讓他無論面對多麼洶湧險惡的海洋,都會無所畏懼地登船出海。

從漂流四海到構築自己的船

自台大商學院畢業之後,郝明義先生開始跑單賣毛毯,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地的各處打滾,後來因緣際會轉做翻譯與編輯,帶著年少即有,始終如一的衝勁與傻勁,認真、拼命且踏實地走每一步,沒有真正思考過自己想做什麼,就這樣誤打誤撞地在出版業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郝明義先生說,他是一直到四十歲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就是要做出版,或許有人聽來覺得有點晚,但事實上,比孔子所說的早了十年——郝先生四十不只不惑,還知了天命。

創立大塊文化之後,郝先生出版了無數好作,包括法國雜誌編輯的動人傳記《潛水鐘與蝴蝶》、全球暢銷的《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還有幾米的諸多繪本,讓他成為如今家喻戶曉的知名畫家。同時郝先生自己也持續不懈地創作,陸續出版《工作 DNA》、《故事》、《大航海時刻》等書,以及今天在節目中特別討論到的,《臺灣的未來在海洋》。

獻給台灣的家書

善做比喻的郝先生,將台灣的政治亂象比作迷霧,對岸對我國的資訊認知戰比作煙霧,我國年輕人現今面對的難題比作大象,而台灣得以突破重圍的未來方向,比作海洋。

郝明義先生說,朋友稱他前一本著作,《大航海時刻》,為他獻給台灣的情書,而他認為,若是這樣比方的話,這一本就是他給台灣的家書。推薦大家都去閱讀這本家書,相信你也會認同。

最後,我問郝先生在世界似乎愈加混亂的今天,我們如何保有一顆平靜的心。他回答:工作、信仰、打坐。

聽完這集他和我分享的人生故事,我想「工作」即是努力做我們所能做,不用把野心放得太大,而反而什麼都不做;「信仰」可以是宗教寄託,也可以是單純的信念、做人的原則、處事的方針,例如誠信與勇氣;而「打坐」這個小習慣,則是透過每日的實踐,幫助自己的心靈,在看似搖擺不定的汪洋之中,找到適意自處的韻律。

這場與偶像船長的對話,真的幫助我這個魯夫找到許多答案,以及繼續往前的動力。真心推薦大家去聽完整的訪談,和我們一同朝大海邁進。

以下平台可收聽、收看:

相關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