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邀請到的來賓我敲了超久,終於讓我等到他!他是台灣雲豹自行車的創辦人兼總經理,也是我交大的學長,徐正能總經理徐總!

只要是稍微資深一點的車友,一定會聽過這個以鈦合金以及鋼管為主的自行車品牌,我很早就知道這個精品品牌了,所以當初是在尋找環遊世界戰駒的時候,它就是我的第一選擇。

徐總前前後後贊助了好幾位環球騎士去圓夢,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回台灣後出書它還幫我寫序,在我最焦慮憂鬱的時候,是它拉了我一把,找我一起推廣台灣的自行車旅行。

可以說我會有今天的成績,他是我最大的貴人。他是一位我心目中最不像生意人的企業家,反而像是諄諄教誨的大學教授,又像是一個充滿傻勁的熱血青年。

這次和他從頭聊起,講起他小時候如何和自行車結緣,到他如何從大學教授出來創辦台灣雲豹,一直到他對台灣自行車產業的想像,聽他的描述,那個我們大家共同的夢想:把台灣打造成世界級的單車聖地,好像更加清晰了。

誠摯邀請喜歡騎車的您一起來收聽今天的節目,保證精彩!

1. 修修單車環遊世界的最大推手:台灣雲豹總經理徐正能還原現場,他為什麼想贊助當年看起來很無厘頭的「環球大亂走」計畫

今天的來賓是修修的貴人,他不但幫修修打造了環遊世界的戰駒,還義務擔任路上的後勤補給,修修出書後還幫忙寫了序。

他是台灣自行車精品品牌台灣雲豹的創辦人正能總經理!

因為都是交大畢業,所以修修一直稱他為學長,他不但幫助修修完成單車環遊世界的夢想,在修修回台灣尋找下一步陷入焦慮和憂鬱時,更指引了修修一個方向,鼓勵修修一起來推廣台灣的腳踏車旅行,把全世界的車友帶來台灣騎車。

修修能有今天的成績,徐總是最大的貴人。

把時間拉回到七年前,到底當時修修是如何說服徐總贊助他,而徐總是怎麼看待這個充滿熱血但又很無厘頭的年輕人的呢?兩人第一次完整地還原現場,到底當年發生了甚麼事呢?

2. 自行車壯遊的幕後推手,原來年輕時就騎很大!四十年前就環島騎中橫,還從交大騎去政大把妹!

徐總一直以來都無償幫助年輕人去騎車壯遊,雖然長期來說對品牌是個加分,但就短期來看是不會有回收的,即便如此,他還是樂此不疲,原來雲豹在創立的時候,就把「社會責任」放進企業文化裡。

再往前拉到四十年前,原來徐總是那個年代騎最大的人,不但早就騎車環島過,還騎過中橫,甚至把新竹到台北當作正常的通勤路線,一兩個月就騎一次!

他說他常常從交大一騎就騎到政大去把妹,至於有沒有把到呢?現在的老婆是如何評論當時熱血的徐總呢?

3. 創辦台灣雲豹前是位大學教授,不愛念書只愛運動的他,到底如何考上師大附中和交大控工,還赴美念了環工博士?

徐總學經歷顯赫:交大控工、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土木工程博士,回台後擔任環球技術學院教授和學務處長,完全就是一個學霸,令人驚訝的是:他說他不會念書只喜歡運動,還是當年交大的十項全能和體能超人!

熱愛運動的他,從足球、排球、跆拳道、田徑等都是業餘組的頂尖,甚至還有一度想成為體育記者,四肢發達的他,頭腦卻不簡單!

因為中學是在巴西就讀,國二回台灣後課業已經落後很多,但他竟然靠著自己的毅力咬牙苦讀考上了師大附中,之後又考上交大控工,還到美國把博士念完了!

4. 「不務正業」的徐總,不好好做研究寫論文,竟然帶學生完成了一個空前絕後的全英語營隊

從美國學成歸國後,在因緣際會下進入環球科技大學教書,但比起做研究寫論文,徐總更喜歡和學生接觸,帶學生辦活動。

他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情,是在他擔任系主任時,跨界幫應用外語系辦了一場空前絕後、長達一個月的全英語營隊。

他從英國聘了五個老師,聚集了環球、雲科、虎尾等三間學校共一百多位的學生,讓這些學生在一個月裡面完全使用英文來交談。

他甚至讓擔任小隊輔的學長姐們,在假日時帶這些老師出去玩,並且用英文解說景點。

5. 徐總是如何從穩定又受尊重的大學教授,「想不開」一腳踏入創業這條不歸路?原來人真的不能閒下來……

雖說大學教授是一個相對穩定,而且社經地位高的職業,但因為徐總不喜歡寫論文,所以一定沒辦法升等,當然也就沒有辦法擔任校長這種能做關鍵決策的角色。

於是在陪老婆去澳洲念書的一段空檔,受到天下雜誌的一篇報導的啟發,決定在 41 歲那一年放手一搏,開創自己的事業。一開始還曾經考慮過風力發電這個產業,但是因為成本太高且太複雜所以作罷,後來也是經由朋友引薦,進入了自行車產業,後來更是創立了自己的品牌。

到現在已經 15 年了,雖然還沒有賺得盆滿缽滿,但這一路上讓他看了各種風景,聽了無數故事,自己也經歷了在學校教書絕對無法經歷的事情。

6. “More than a bike: a Lifestyle” 這個台灣雲豹的 Slogan 是怎麼來的?

自行車對你而言算是甚麼?是一個減肥健身的運動器材?還是通勤上學的交通工具?或者是用來展示品味交朋友的精品?其實都可以是。

徐總創辦台灣雲豹時,他的理想就不只是賣車,而是推廣騎車這個 Lifestyle ,而這也變成了這個品牌的 Slogan。

而在推廣這個理念的過程中,徐總也認識了推廣深度自行車旅行的樂活自行車協會,進而成為協會的一員,現在則擔任理事長。

7. 2021 年是觀光局訂定的「自行車旅遊年」,這只是另外一場煙火,或是能成為產生長遠效應的政策?徐總如是說

每年交通部觀光局都會訂定一個主題的旅遊年,2019 年是小鎮漫遊年,今年是脊梁山脈旅行年,而明年就是萬眾矚目的自行車旅遊年。

但是林佳龍部長在號召產官學界開了一個「策勵營」之後,接下來要做些甚麼,甚至連徐總這位副召集人也一頭霧水。

他認為,如果有這樣一筆高額的預算,若只是放煙火似地全部用在吸引外國遊客上,未免也太可惜了。

如果把這筆錢好好用在加強台灣騎乘腳踏車環境的軟硬體上,讓每個台灣人都願意、甚至愛上騎乘腳踏車,打造一個名符其實的自行車島,那就算不把錢花在行銷上,外國車友也會慕名而來。

8. 徐總的全民自行車大夢:發行自行車健康護照,記錄每天的騎乘距離,讓你騎越大賺越多!

讓台灣人習慣騎乘腳踏車之後呢?徐總還想進一步讓每個人都對騎腳踏車上癮!

因為這次疫情的關係,反而讓地球得到了一個喘息,意情爆發的歐洲各國就在一個自行車峰會上討論到,如何讓大家騎腳踏車佔運輸的比例再拉大、時間再拉長。

徐總擔心受到疫情衝擊較小的台灣,無法從這次的危機中找到轉機。

於是他主動去和政府提案,拋出一個「自行車健康護照」的概念,讓每個人都能記錄自己每天騎乘的時間、距離,用來換取點數,甚至遊戲化後還能升等解任務,鼓勵大家出門騎車。

但這是一個超級龐大的計劃,需要台灣民間熱血的車友一起來集思廣益。如果您對這個概念有興趣,想要提供您寶貴的意見,歡迎隨時連絡徐總,我們一起來讓這件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