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出國訂了台灣加上東京的機場接送共四趟,全都是花旗Prestige卡送的,才刷了5500的機票,就獲得價值6000的機場接送,真的很划算,只是因為花旗點數貶值,年費優惠也結束了,這張卡已經沒有任何續卡價值了。

接機的皇冠禮車

接機的皇冠禮車

送機時掛有我名字的車子來接我

掛有我名字的車子來接我

服務超級好的日本司機 Zenshin Yamada San

服務超級好的日本司機 Zenshin Yamada San

有專車接送94爽還可抓緊時間寫文章

有專車接送94爽還可抓緊時間寫文章

一路爽到機場

一路爽到機場

 

總之我一路爽爽地到達了日本,這兩天就吃了排名第四的炸豬排丸五,和排名第七的,以及排名第六的拉麵Tsuta蔦、第十一的饗 くろ喜

值得一提的是 Tsuta 蔦,它就是那間有名的,全世界第一間的米其林一星拉麵店,剛好這幾天在台北開了分店。

這裡碎念一下,米其林是針對「該店」給的評價,如果老闆去其他地方開了分店,或者只是廚師另起爐灶,其服務、食材、用餐環境就不可能跟本店一模一樣,所以嚴格來說,台灣是沒有米其林餐廳的。話說回來,米其林評鑑根本也沒有台灣版本啊。

扯遠了,所以要吃到東京的這家 Tsuta 蔦,還得花一番功夫,他們早上七點開始發號碼牌,發完為止,沒拿到號碼牌,就算直接去排隊也吃不到,而且還得拿 1000 日幣去當做押金,怕你號碼牌拿了結果人沒出現,賣拉麵賣成這樣也是一絕。

我27號早上六點半就去搭地鐵,到了巢鴨站已經超過七點,我緊張兮兮地快步走到門口,耶,沒人?推了門進去,店員們已經開始準備食材了,看到我進門,把一盒滿滿的號碼排拿給我,我挑了最後一個時段,四點開始排隊的,打算吃完之後直接到東京巨蛋去。出門之後一臉狐疑,沒有鄉民說的這麼火爆啊。

不管了,回旅舍休息一下。中午先去附近的這家饗 くろ喜去,這家也是大有來頭,是 Tabelog 的 2016 拉麵大賞全國第五名! 但我到的時候也是直接有位,奇怪,我這幾天是人品大爆發嗎?昨天吃炸豬排也是都完全沒等到。在售票機買了招牌的特製鹽味蕎麥麵的票,交給夥計後就坐下來等。

麵一端上來,看那個擺盤就很賞心悅目,有雞肉、豬肉叉燒,餛飩、筍乾、綠色蔬菜、洋蔥末、和一整排青蔥(全被我挑掉),跟一蘭這種連鎖的就是不同檔次。喝了一口湯,是雞肉高湯為底的湯頭,相當清爽不油膩,叉燒吃起來比較接近生火腿的口感,不像一般豚骨拉麵的有種腥味。整體來說是碗吃完會令人意猶未盡的拉麵。

饗 くろ喜鹽味拉麵

饗 くろ喜鹽味拉麵

 

吃完之後慢慢散步到了秋葉原,試試昨天買的新鏡頭,順便亂拍一些街景(我真的沒有拍女僕),坐地鐵到銀座,幫海哥買了本可以重複使用的筆記本,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又搭地鐵到巢鴨站去,準備排隊品嚐傳說中的米其林拉麵。

到了一看,門外一個人都沒有啊,拉開門進去,也只有三位客人在位子上,這跟我在網路上看到的盛況完全不同啊!把號碼牌交給店員,贖回了1000日幣,用它在售票機買了招牌的醬油蕎麥麵。麵一上桌,馬上聞到一股清香的松露的味道,這就是這碗麵最大的賣點啊!

將這一小坨松露醬和麵伴勻,喝口湯,香濃的松露味伴隨醬油高湯在嘴裡散開,瞬間有種幸福的感覺。這碗麵也有放上餛飩和叉燒,但因為松露的味道實在太搶戲,把其他的味道都蓋了過去,所以吃完之後我的印象就只有松露好香啊~~~

米其林一星的蔦,沒人排隊啊

米其林一星的蔦,沒人排隊啊

蔦的餛飩醬油拉麵

蔦的餛飩醬油拉麵

 

今天吃完這兩碗拉麵,讓我覺得日本人的口味是不是也一直在改變?記得以前來的時候,還是無敵家啊、九段班鳩這種超濃又鹹的拉麵稱王,今天吃到這兩碗都是偏清淡的。吃完麵之後,發覺還有點餓,又追加了一碗雞油麵,才滿足地擦擦嘴巴閃人,畢竟現在還早,等等看演唱會是很花體力的事情。

丸五炸豬排外觀

丸五炸豬排外觀

丸五店內空間很小

丸五店內空間很小

丸五的特製腰內豬排

丸五的特製腰內豬排

檍的特上厚切豬排

檍的特上厚切豬排

幾乎跟我的手機一樣厚了吃起來口感和牛排一樣多汁

幾乎跟我的手機一樣厚,吃起來口感和牛排一樣多汁

 

東京巨蛋周邊有三個地鐵站:後樂園、春日、水道橋,從巢鴨站可以直接坐到水道橋,離出口比較近。

一出地鐵口,先看到一間小七,我二話不說馬上衝進去,手刀買了 500cc 的麒麟一番搾和 Asahi Super Dry ──看搖滾演唱會不喝點酒精還像話嗎?至於能不能帶進去,到時候再說吧!

走到入口時,已經一堆人在排隊進場了,看到告示牌,果然是只能帶小寶特瓶的水入場,沒辦法,只好找一個角落開始灌啤酒。其實我不太能喝,平常聚會時一杯大的啤酒就是我的極限了,何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解決。

所以乾掉一整瓶之後,我已經有點暈了,再喝下去我可能連進場都有問題,試試看放在外套裡面闖關看看好了,如果不行就丟了吧,結果運氣很好沒被搜到。

演唱會開始前先來一罐

演唱會開始前先來一罐

 

我的位置是在40號門1號入口7排的392號,照著工作人員的指示,走進了一號入口一看,靠!我怎麼在山頂?我買的明明是最貴的S席耶!往回走,再和工作人員確定一次,沒錯,就是那裡。第七排只有392號是空的,右邊是一個留著及肩金髮,戴著細框眼鏡,面無表情的大叔,左邊是一個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我就被夾在這兩個人中間。

離開場的六點半大概還有二十分鐘,沒網路也不知道要幹嘛,就呆坐在那邊觀察現場。偌大的東京巨蛋已經坐了七成滿了,還是有人在陸續進場中,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長輩。看著看著,酒勁忽然上來,我竟然開始打瞌睡,一直點頭撞到前面的阿姨,好吧,趴一下好了。

巨人隊的紀念品區

巨人隊的紀念品區

最貴的票竟然被排在這種鳥位置,只怪第四次抽籤才買到

最貴的票竟然被排在這種鳥位置,只怪第四次抽籤才買到

 

依稀聽到一陣歡呼聲,保羅爺爺和樂手們出現了!雖然從山頂只能看到小小的身影,但從大螢幕可以看清楚他的臉,真的是他耶(廢話)!雖然距離很遠,但我說服自己,他現在就跟我在一起,我們即將一起度過這美好的一晚!距離遠有什麼關係,只要心靠得很近就好了(自以為)!

大家都就定位之後,他們彈下可能是搖滾音樂史上最有名的一個和弦,這個和弦困擾了無數的音樂家,到底是怎麼彈出來的?只要是披頭迷,聽到這個和弦,一定會像是中了咒語,立即起立唱道: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and I´ve been working like a dog!!!”

我看看旁邊兩個大叔,靠杯你們怎麼這麼冷靜啊!?幹管他的勒,我繼續大聲跟著唱:

“It’s been a hard day’s night, I should be sleeping like a log

But when I get home to you I’ll find the things that you do

Will make me feel alright…..”

彈到中間的 solo 前,我也學原曲裡的 John 和 Paul 鬼叫起來,旁邊的大叔似乎有被我嚇到。但我才不管勒,這首歌沒聽過一百遍也有八十遍,早就背得滾瓜爛熟,我就這樣從頭唱到尾。

是保羅爺爺,身材維持得好好啊

真的是保羅爺爺,身材維持得好好啊

 

第二首是 Wings 的歌,我就不熟了, Wings 的歌我只知道<Live and Let Die>而已,但下一首又是超 high 的<Can’t Buy Me Love>!我又跟著唱整首,邊唱邊看到左前方的奶奶在那邊手舞足蹈,我才意識過來,天吶,五十三年前這首歌剛發行時,這位奶奶應該還是十八歲的少女吧。

那時候的披頭四有多紅?紅到他們的演唱會完全聽不到音樂的聲音,只聽得到全場少女的尖叫,警察時不時就得把昏倒的少女抬出去。甚至連披頭四們都聽不到自己在唱什麼彈什麼,他們有天終於不爽了,決定停止巡迴演出。

之後幾首又是我不熟的 Wings 和他早期個人專輯的歌,我趁機把啤酒拿出來喝,喝著喝著竟然就睡著了!然後突然插一首Beatles的歌,像是保羅爺爺親彈的<Blackbird>,我就像被雷打到一樣彈起來!之後大概有半小時我就這樣一下睡著,一下彈起來大聲跟著唱,旁邊的大叔應該覺得看到瘋子。

之後進入後半段,就幾乎是 Beatles 連發了。保羅爺爺忽然把吉他換成烏克麗麗,說他要唱一首歌,獻給已經過世的 George Harrison 和在現場的他的老婆 Nancy ,是他在紀念喬治演唱會唱的<Something>。

這首是 George Harrison 的傑作之一,他是寫給第一任太太 Pattie 的,講的是一個男生喜歡上一個女生的時候,那種又酸又甜、濃得化不開的情愫,保羅爺爺用烏克麗麗來伴奏,更讓這首歌顯得輕快又甜美,我聽得如痴如醉,一邊掛著詭異的笑一邊搖頭晃腦。

這首歌唱完,我簡直快高潮了,保羅爺爺說:「謝謝喬治帶給我們這麼美好的音樂」,我點頭如搗蒜, George Harrison 絕對是個史上最被壓抑的天才,誰叫團裡已經有兩個絕世天才了呢。

接著保羅爺爺說:「下一首我要你們跟著我一起唱。」然後輕快的鋼琴聲響起,啊啊啊是<Ob-La-Di, Ob-La-Da>!他唱完一遍之後,最後留了八個八拍給大家唱,我當然是放聲大喊:「Ob-la-di, ob-la-da, life goes on bra! la la how the life goes on!」結果我這整區只有我一個人在唱,你們是怎麼搞的啊(怒)!

<Let It Be>也是搖滾區整個大合唱,我這邊卻一動不動。再來終於是一定會爆炸又噴火的<Live and Let Die>啦,超級炫的真的跟007電影一樣,可惜不是露天的要不然搞不好還會有煙火。

表訂的最後一首一定是大合唱的<Hey Jude>,這個之前看歌單也早就知道了,沒想到我一跟著唱,就整個淚崩了。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這樣一直流一直流。最後大家一起的「Na Na Na……Hey Jude!」我幾乎用盡了力氣放聲大喊。

聽到這裡我已經心滿意足了,真心覺得大費周章來看這場演唱會,實在太值得了。等等,還有安可啊!

看到保羅爺爺拿著日本國旗跑出來,其他兩位樂手一人拿著英國國旗,另一人拿著彩虹旗,大家都沸騰起來了!第一首就是人類音樂史上被翻唱過最多次的曲子<Yesterday>了,原汁原味的吉他自彈自唱加弦樂伴奏,聽得我心都快碎了。

每場都有的橋段安可之後拿旗子出來揮

每場都有的橋段安可之後拿旗子出來揮

 

接下來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Reprise)>,聽到這首就知道節目要到尾聲了。保羅爺爺說,他有個團員生日,他要唱首歌給他聽(我大喊:Birthday!),他停了一下,又說:其實我是要唱給這個月過生日的人聽,喔不,我要唱給今年過生日的人聽!(我大聲歡呼!但全場靜默,等到現場字幕出來才有人拍手)

「You say it’s your birthday. It’s my birthday too, yeah!」

「Yes we’re going to a party, party!!!」

「I would like you to dance. Take a cha-cha-cha-chance!」

「I would like you to dance. Ooo, dance, yeah!!!!!!」

這是全世界最棒的生日快樂歌啦!下次有人生日請改唱這首好嗎(被毆飛)?大家的情緒這時 High 到最高點!

保羅爺爺等大家比較冷靜了之後,跟大家說:「好吧,我們該回家啦。」然後慢慢走到鋼琴邊,很溫柔地彈了起來,他緩緩唱出: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ward.」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

「Sleep, pretty darling do not cry. And I will sing a lullaby……」

然後我好像被電到一樣,眼淚真的像斷了線的珍珠,一直掉,一直掉,在那瞬間,我好像變回了以前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孩,躺在搖籃裡,聽著全世界最美的搖籃曲,哭累了,漸漸入睡了……

「Boy, you gotta carry that weight, carry that weight a long time

Boy, you gonna carry that weight, carry that weight a long time……」

本來快止住的眼淚又一下子噴出來,這一陣子的壓力、焦慮一下子全部湧上來,其實自己早就知道的,選擇這條路就是要承受這些重量,我唯一的辦法就是變得更強壯,對!我一定要繼續變強!

忽然,節奏變快。

「Oh yeah, all right, are you gonna be in my dreams tonight?」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然後一陣吉他互飆,把場面再炒到最熱之後,漸漸又慢了下來……

「And in the end,

the love you take,

is equal to the love you make.」

 謝謝你保羅爺爺下次見

 

看過這麼多演唱會,沒有比 Golden Slumbers / Carry That Weight / The End 組曲更完美的結尾了。保羅爺爺和所有樂手出來謝幕,舞台前噴出無數五顏六色的紙片,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離場時人數雖然眾多,但大巨蛋的工作人員經驗豐富,分區放行,而我們這區比較遠的雖然先被擋住,大家還是很有耐心地在座位等著。

東京巨蛋滿滿的都是人

散場後大家很有秩序地前往地鐵站

晚上的後樂園和東京巨蛋

一個可愛的妹妹處處可憐地在徵票

一個可愛的妹妹楚楚可憐地在徵票

我慢慢回味這場演唱會的一切,我曾經想,保羅爺爺已經74歲了,他絕對不缺錢,為什麼還要這樣拼了老命出來走跳呢?看了之後,我終於能理解了,就像他講的,這就是他喜歡做的事,每次看到聽眾喜極而泣的樣子,他就覺得應該繼續唱下去。

但他年紀真的大了,很多歌的高音很明顯的唱不上去了,不知道他還能再唱幾年呢?不管怎樣,我決定,只要保羅爺爺繼續唱,我就要繼續到現場支持。我要看看心裡的那個小男孩,是不是還愛哭,有沒有變得更強壯了。

 

上集:

我的披頭四朝聖之旅:2017保羅麥卡尼東京演唱會(上)

shosho

shosho

一個把人生當做電玩來破關的阿宅,現在的任務是騎腳踏車說台灣的故事,把全世界的人帶來台灣騎車。